从妹妹粉变女友粉的小透明

努力努力再努力!

「辰兴」养成之哥哥你只能看着我〈3〉

    张艺兴14岁生日那天,张父如往常般带着他去了公司,但是这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张艺兴将正式接手公司,张父把公司作为礼物送给了张艺兴,接着当天下午,张父带着自己的妻子飞往澳洲定居,不再管国内事务,去过幸福的二人世界了。
    张艺兴刚刚接手公司,事务繁多,忙得团团转,想早早回家陪金钟大却无法脱身。即使有林莫宇的帮助和自己几年来随父亲一起到公司学习的经验,张艺兴依旧忙到了半夜11点才结束自己手头上的工作。结束了工作,张艺兴连忙赶回家。
    待回到家中,一片漆黑,张艺兴想着金钟大可能已经睡了,顺手打开灯,只见一个样子不怎么好看的水果蛋糕🍰静静地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环视一圈,张艺兴在沙发的一角发现了坐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靠着沙发睡着的金钟大。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走得近了,张艺兴才发现金钟大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轻叹一声,张艺兴温柔地拭去钟大脸上的泪痕,轻轻地抱起钟大,准备将他抱去卧室。不想却惊动了金钟大。“钟大,你醒了?”
    金钟大睡得很浅,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身体一阵失重,,好像有人抱起了自己,心里想着可能是哥哥回来了,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张艺兴抱着自己,金钟大双手环上张艺兴的脖子,死死地抱住,头还不断地往张艺兴的怀里拱。头发不断轻轻擦过张艺兴敏感的脖子,惹得张艺兴不断轻颤,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张艺兴笑着制止金钟大的行为。“钟大,别闹了,痒,好痒,别拱了钟大,一会儿把你摔下去了,钟大。”
    话落,金钟大果然不动了,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带着委屈和泣音,“哥哥一直不回来,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我好害怕哥哥会突然丢下我。”回想着自己开心地回到家中家里却空无一人的场景,等了好久,直到哥哥的生日只有一小时就过去了还没人回来,金钟大的眼泪再次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不会的,”张艺兴边回答边将钟大放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金钟大,“哥哥永远不会抛下钟大的。今天是因为我刚刚接手公司,事情有些多,所以回来得迟了。没有提前跟你说,是哥哥的错,哥哥给你道歉。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我,我原谅你,可是,爸爸妈妈呢?他们今天也没回来。”
    “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去向澳洲定居了,以后他们不会再管国内的事情,今天下午他们就走了。以后国内这个家就只剩下你和我相依为命了。钟大可以吗?如果钟大想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哥哥明天就给你订机票。”
    “不,”金钟大摇摇头,“我不要离开哥哥,我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好,钟大乖,以后哥哥罩着你!”张艺兴没忍住又捏了捏金钟大的脸,随即转身看着蛋糕。
    “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今天在甜品课上亲手为你做了这个蛋糕,不过好像做坏了。”见张艺兴盯着蛋糕,金钟大忙解释道。
    “嗯,谢谢钟大,我很喜欢。”张艺兴站起身摸了摸钟大的软发,“那,趁现在还没到12点,我们来吃蛋糕吧!”说着,张艺兴拿出蜡烛插在蛋糕上,点上,开始闭眼许愿。看着认真许愿的张艺兴,烛火在他的脸上投出一片浅浅的阴影,金钟大渐渐出了神。
    许完愿,吹灭蜡烛,张艺兴切开蛋糕自己先尝了一口,然后将一块蛋糕放在了钟大面前,“钟大也尝尝自己的手艺吧,真的很好吃哦!”
    金钟大回过神就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块蛋糕🍰,抬头只见张艺兴温柔地笑着看着自己,心跳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加快,“砰、砰、砰”一声声有的心跳声在自己耳边响起,倏地就红了脸。慌乱地低下头,金钟大答道:“嗯,好。”
    吃完蛋糕,张艺兴将剩下的蛋糕放于冰箱之中,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东西,然后抱着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金钟大回到卧室休息。

无聊产物,自娱自乐!!!

表情争宠战
欧阳靖内心OS:你们到底在玩森么?为森么没人告诉我?艺脸浩奇~

我、喜欢你啊〔上〕

#本文CP: 易烊千玺*张艺兴

    “你还在寻找什么,是否已丢失太多。这里每一种答案,都不适于你和我。你还在寻找什么……”
    铃声响起,正在作画的人停下了笔,拿过手机。
    〔喂,阿姨好〕
    〔喂,艺兴啊,你现在忙不忙?阿姨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
    〔我现在不忙,阿姨,是什么事?〕
    〔嗯……你现在方便去千千的学校吗?他的班主任刚给我打电话说千千在学校里和同学打架了,让我去处理,但是现在我和你叔叔都在国外,没法去,所以想问问你现在能不能去帮忙处理一下?〕
    〔好的,阿姨,我现在就过去。〕
    〔真是太谢谢你了,艺兴。〕

    挂断电话,张艺兴放下手中的画笔,随意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取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便匆忙出了门。
急匆匆地赶到学校,找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班主任的允许后,张艺兴推开了门。只见易烊千玺弯曲着一条腿斜斜站在办公桌前,虽低着头,却是一幅不耐烦的神情,脸上一片瘀青。班主任低着头写文案,倒也没注意易烊千玺吊儿郎当的站姿。
    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张艺兴上前去与班主任沟通。

    〔你好,王老师,我是易烊千玺的哥哥,张艺兴。叔叔阿姨现在国外,所以我来代替他们处理关于千玺打架的这件事情。〕
    〔你好,张先生,易先生刚在电话中提到了你。我是易烊千玺同学的班主任,很高兴认识你,请坐!〕
    〔谢谢,请问千玺他打架,这件事的具体的一些过程和缘由可以告诉我吗?〕
    〔啊,正准备跟您说。是这样的,易烊千玺同学在今天下午第三节体育课上,和同班的另一名男同学为了一个女生打架了,据现场同学的说法,女同学喜欢易烊千玺,而另一名男同学喜欢那位女同学,所以内心不服气就上前挑衅,最后两人就打了起来。……〕
    听着事情的经过,张艺兴看向易烊千玺,他还是那样无所谓的态度,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先生,打架行为是违反校纪校规的行为,而且他们打架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女同学,这也属于早恋行为,对学生学业会有很大影响。这在同学间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家长可以配合学校处理这件事。鉴于易烊千玺同学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错误,而且认错态度良好,您现在就可以带他回去了。不过,回家后,我们希望您和易烊千玺同学好好地沟通交流,对他进行进行思想教育,以后不要再发生今天这种事情。〕
    〔好的,老师,我回去后会好好教育他的。〕

    易烊千玺偷偷盯着张艺兴的嘴唇发呆,不知不觉入了神,脑海里只剩下了张艺兴那微厚带着小窝的不断开合的唇。
    “千玺,千玺?你想什么呢?回家了!”张艺兴疑惑地看着易烊千玺,这孩子想什么呢,怎么发起呆来了?就这样还能态度良好的认错?恐怕是人在心不在吧……
    “嗯?哦,好。老师再见!”易烊千玺回过神,压下满脑子的那些旖旎的想法,面色如常地应了声。

Lay兴双病娇

   『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Lay温柔地注视着张艺兴,仿佛没看见张艺兴手里的枪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既然这样,那么,哥哥,把你交给我好不好?你的身体,你的生命,你的灵魂,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声音,你一切的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张艺兴举着枪的手在颤抖,说话的声音很轻,充满了病态的爱意,同时声音也在颤抖,不知是因为即将大仇得报的激动,还是内心的爱与恨纠结不舍。
   『好,只要是你想要的,哥哥都会给你。兴儿,即使知道你恨我,想杀了我,可是你现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动作,这样……撒娇的语调,还是让我无法拒绝你,我也不会拒绝你。在哥哥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会向哥哥撒娇要糖吃、很依赖哥哥的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兴儿。你想要的,哥哥的一切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兴儿,我爱你。只要你记得,哥哥很爱很爱你,爱到恨不得将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我的骨血里,永远不分离,就好。』Lay温柔地笑着,向着张艺兴一步一步地走来,直到胸膛撞上枪口。
   张艺兴快要拿不住枪了,对Lay病态的爱和要为父母报仇的恨在脑海里不断交替,令张艺兴快要崩溃。他直直地看着Lay的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将落未落。『我该怎么办?Lay哥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办?』
   猛地打掉张艺兴手中的枪,Lay一把捞过陷入崩溃状态的张艺兴,狠狠地吻上他的唇。
   “嗯唔……嗯,哥,哥哥!”被突如其来的吻惊醒的张艺兴很快又被Lay吻到失神。
   在张艺兴失神之际,Lay取过一副手铐,将张艺兴拷在了床头,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因为自己而陷入情欲的表情和迷蒙的双眼,Lay唇角微勾,用自己无人能逃过的催眠能力,再次对张艺兴进行催眠,这次,他要让张艺兴的记忆里只有他一个人,“兴儿,你真美!我爱你!忘掉以前的一切吧!兴儿,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一直都是。你没有父母,从小都是和哥哥相依为命。除了哥哥,其他的人都是坏人,他们都想伤害你,只有哥哥会一直对你好。哥哥爱你,你也爱哥哥,很爱很爱!来,兴儿乖,回应哥哥。我爱你。”
   “唔,哥哥,兴儿,兴儿也爱你!很爱很爱你!哥哥,哥哥……嗯啊……”
   夜,还很长……

#记脑洞

强行拉郎版  《男神执事团》

出演者      配对剧中角色      身份
张艺兴         天娜        血族继承人

欧阳靖        Mr.Time       十二执事之一
张若昀          杰        十二执事之一
郑业成        羽早川      十二执事之一
吴磊         小德古拉     十二执事之一
李荣浩        林先生      十二执事之一
易烊千玺       基兰       十二执事之一
华晨宇     华生(花生酥) 十二执事之一
刘昊然         伊索       十二执事之一
朱正廷        阿萨辛      十二执事之一
李易峰        权教授      十二执事之一
井柏然         卫恩       十二执事之一
白敬亭         索隆       十二执事之一

我男朋友又人格分裂了怎么办〖2〗

晚上,公寓客厅
    张小甜乖巧地坐在单人沙发上,眼睛不断地朝着金钟大的方向看去。其余八个成员坐在对面及周围的沙发上,将张小甜围在正中,一派严肃地盯着他。
    “你说,你是Lay哥的第三个人格?”朴灿烈首先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嗯,对对对。Lay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格,我是第三人格。”张小甜点头如捣蒜。
    “那Lay哥今天为什么不出来,而让你出来?”边伯贤紧跟着发问。
    “Lay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昏迷,我和其他几个人格怎么都没办法让他醒来,所以经过讨论,我就暂时出来了。”张小甜看向边伯贤认真回道。
    “那你们一共有多少人格?”金珉锡黑着脸开口,声音有点冷。
   张小甜被吓得瑟缩了一下,慢慢地张开两只手,伸出了六根手指头,“六,六个。”
   “六个?那每个人格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吧?”这下,除了金珉锡和金钟大,其他成员都露出了八卦的笑容和期待的眼神,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张小甜。
   “是,是啊!”张小甜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向后一倒。
   “嘿嘿嘿,有机会了!     来来来,小甜,没事没事,别紧张,既然今天是你,那就放轻松,好好表现啊,如果明天还是你的话,不要让粉丝们看出来就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成员们顿时又变得活泼起来,终于有了日常的样子。
  “嗯嗯,好,不会的。明天应该Lay哥就回来了,万一有意外的话,很可能就是我出来了。”
  夜已深,众人散去,各自回房休息。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大早,众成员早早起床,坐在客厅里等着Lay。过了一会儿,Lay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房间出来,金俊勉试探性地叫了一声“Lay?”
   Lay双眼迷蒙,抱歉地笑笑,“嗯?Lay哥?抱歉,我不是。”
   “那,小甜?”金钟大试着叫了一声。
   迷蒙的人儿揉着头发的手拿了下来,看向金钟大,然后向众人解释道:“我是张艺兴,不是小甜。小甜今天精神不太好,精神力有些不稳,可能是昨天受到了一点惊吓导致的。Lay哥今天倒是醒来过一次,但没过一会儿就又晕了,所以,今天就由我来了。”
   “哦……”金钟大有点失望,今天不是小甜。
   “珉锡哥,对不起啊,我喜欢的是伯贤,所以今天嗯……我想和伯贤一起。”解释完后,张艺兴向金珉锡道了一个歉。
   金珉锡冷着脸,“我知道了。除了Lay,你们都有各自喜欢的人,我不会怪你们的。”说完之后,金珉锡起身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有一些委屈。Lay,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要是一直这样,我……他们就把你抢走了!
   金珉锡在房间闷闷不乐,边伯贤在客厅却开心的不得了。鉴于今天没有行程,金俊勉也只是嘱咐了几句“出去要尽量避开粉丝,以免被认出,到时候不好脱身容易暴露”什么的,之后就去了公司。其他人知道了张艺兴的选择之后,也各自散去,心里在期望着其他人格会喜欢自己。即使不是主人格,能有短暂相处也不错。或许,最后Lay哥会因为其他人格的劝说而改变自己的选择也说不定。

『开兴』喜欢的邻居哥哥是ALpha怎么办〈完〉

     金钟仁很不开心,撅着嘴生闷气。今天是高考结束的日子,可是,兴哥哥都没给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已经三年了!!!兴哥哥一上大学就忘了妮妮了吗?三年里不但没回过家,连电话都很少打过来,每次自己兴冲冲地打过去,都是说不到两句那边就挂了电话!兴哥哥是在大学有了别的Omega了吗?兴哥哥,说好的等我长大呢?
    想着想着,金钟仁不由得觉得委屈,高考刚结束的开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这样,顶着委屈伤心,金钟仁决定一周之后去张艺兴所在的城市去找他。兴哥哥是我的!金钟仁默默握起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

    虽然金钟仁想的很好,但是金父金母是怎么都不同意。笑话,自家孩子自己知道是什么样子。就这样放金钟仁一个人出去,别说找张艺兴了,自己可能还没出省就丢了自己,跟着人贩子走了。金钟仁这些年一直被张艺兴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性子也就很是单纯,容易上当受骗。
    就这样,金钟仁想去找张艺兴的想法就落空了。

    今天是出高考成绩的日子,金钟仁一大早起来,兴冲冲地查了成绩,比较了一下,嗯,可以考上兴哥哥所在的学校了。金钟仁表示很满意。
    将母亲出差前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金钟仁边吃着早饭,边喜滋滋地想着将这个消息告诉兴哥哥后兴哥哥的反应。
    吃着吃着,金钟仁感觉有点不对,空气里好像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奶香味。再深吸一口空气,仔细辨认了一下,空气里确实是有一股极淡极淡的奶香味。稍微收拾了餐桌,金钟仁出门循着奶香味向着散发香味的源头走去。

    越走近,那奶香味就越重,但是却甜而不腻。金钟仁能感觉得到,这奶香味让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忍着反应,金钟仁愣愣的站在张艺兴家门口,看着开了一条缝的门。难道,是兴哥哥?
    “唔嗯~”屋子里传来的呻吟惊醒了发愣中的金钟仁,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金钟仁确定那就是兴哥哥,于是边喊着“兴哥哥”,边激动的推开门。
    “你回……”声音隐没在金钟仁开门后的三秒钟。这到底是怎样一副诱人的画面啊!只见张艺兴无力地半靠着玄关处的墙壁,因为发情期的缘故,张艺兴解开了白色衬衫的两颗扣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粉色的脖颈,双颊艳若桃李、媚眼如丝、双眼迷蒙着一层水汽,牙齿轻咬嘴唇,一副清纯却又性感的样子,诱人犯罪。
    金钟仁搭在门把上的手不自觉的动了动,悄悄咽口口水,体内的咸涩海风味的信息素疯狂地冲出身体,和张艺兴的奶香味信息素纠缠在了一起。兴奋的小钟仁悄悄立起的身子暂时的拉回了金钟仁一丝丝的理智,很快便又陷入了眼前的美景当中。

    听到动静的张艺兴勉强保持着清醒,抬头看向门口,待看清门口站着的那人是金钟仁后,无力地笑了笑,“是、妮妮来了啊!”
    张艺兴的声音终于拉回了金钟仁的理智。回过神来的金钟仁有些无措,慌忙蹲下身去扶张艺兴。“哼嗯~”接触到金钟仁的身体,张艺兴舒服地不由地哼唧了一声。
    “兴哥哥,你怎么了?”金钟仁终于慌乱的开口询问。强忍着想要得到更多的欲望,张艺兴断断续续地回答道“我的、发、情期、提、提前到了,我没、带、抑制剂。”
    “那,那怎么办啊,兴哥哥?我家也没有抑制剂啊”金钟仁急得都快哭了。
    “钟仁,你、喜欢哥哥吗?”
    “嗯,喜欢,很喜欢很喜欢!”金钟仁忙不迭地点头。
    “钟仁,哥哥也喜欢你!关上门,去卧室,你可以标记我,帮我度过发情期。”
    “这……”
    “哥哥是自愿的,哥哥喜欢你。今天这个就当作给你高考考了好成绩的奖励。”
    稍微想了一下,金钟仁遵从心的想法,关上了门,将张艺兴抱到了卧室。

    压在张艺兴身上,金钟仁感觉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不太确定地叫了一声“兴哥哥?”。张艺兴直接搂着金钟仁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唇,和一句撒娇式的话语“钟仁,你快点,进来~”。得到肯定后,金钟仁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叫醒了张艺兴,睁开眼,反应了半天,张艺兴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轻轻拿开打在自己腰间的手,张艺兴想要悄悄起床做早餐。不料,手的主人似有所觉,反而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张艺兴无奈地转身,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满脸委屈盯着他的金钟仁。
    “兴哥哥,你竟然是Omega!”
    “嗯,是。”
    “那兴哥哥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的身体状况有些特殊,我的性别自分化开始就一直在Alpha和Omega中变化,直到今年才稳定下来,不再变化。也正是这个原因,我这三年才没有回过家,我一直在找让性别稳定的方法,而且,我知道你是Alpha,所以我一直想要稳定在Omega。这是我稳定之后的第一个暑假,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我就回来了。没想到稳定后的第一次发情期提前到了,就把我困在了家里,昨天幸好你来了。”
    “兴哥哥,我喜欢你!”听着张艺兴的解释,金钟仁将人越抱越紧,后来将头埋在张艺兴的脖颈中,出声告白。
    “嗯,我也💘՞你՞!好了,可以放我去做早餐了吗?嗯?”

❤️💕“兴哥哥,我们交往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