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遇

更新不定,随缘……

【穿越刺客列传】熊彭仲孟大四角(四)

    彭昱畅带着熊梓淇回到了宫中,看着面前的两人,孟章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强自镇定下来,笑着问道:“阿畅,这位是……?”

    “啊,对了,孟章,他是我的男朋友,熊梓淇,今日去学宫之中看见了他我才知道他也跟着我来到了这里。他和我一处来,以后他会和我一起帮助你的。”

    “男……朋友?”虽然不是很明白“男朋友”是何意,但孟章还是隐隐猜到了一些。

    “对,或者说,是,未婚夫。”彭昱畅给孟章解释,却看着熊梓淇笑得甜蜜,听到了解释的孟章内心却是苦涩不堪,无力地提了提嘴角,孟章面对着熊梓淇强笑道:“好,以后就拜托阿畅和这位先生了。既然先生也是自天上而来,想必在这里尚无住处,本王便赐座府邸于先生吧。”

    “多谢王上!”熊梓淇忙像模像样地施了一礼谢恩。

    “先生不必如此称呼本王,”孟章摆了摆手,“你便如阿畅一般唤我孟章即可!”

    说罢,孟章转头看向彭昱畅,已然恢复了平日的模样,收敛起了自己的情绪,“阿畅今日去学宫之中可有收获?”

    听到问话,彭昱畅终于收回了时不时看向熊梓淇的目光,看向孟章。“士子们还是稍有稚嫩,需要继续学习,故而暂时还无可用之人。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两个颇有潜力的学子,待他们在学宫之中研习一些时日后,必成大器。然而,在他们未成长起来的这段时间,我想向你举荐一位天璇国的能人异士。此人心性坚韧,聪慧异常,当得上是君子端方,有此人相助,天枢国强大起来的时日便又会近了些,而且你想对付世族、巩固政权也将指日可待。”

    “天璇之人?可是,若非我天枢之人,他国的能人异士又如何会甘愿远离故土,来我天枢为官做宰?”

    “你就宽心吧,此事就交给熊梓淇去办就好。他定会将那人请来的,是吧,熊老师?”

    刚见到彭彭就被彭彭分配了任务的熊梓淇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怏怏地回道:“是,我明日便启程。”

    察觉到熊梓淇心情不好的彭昱畅,一离开宫中,就拉着熊梓淇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趁人没回过神来,踮起脚尖亲了人一下。“梓淇哥哥,等你将公孙钤忽悠到天枢后,我就离开王宫和你去住一起,然后我们就不分开了,好不好?”

    被彭彭主动亲了一口的熊梓淇顿时感觉飘飘忽忽地,用手捂着被亲的地方,傻乎乎地笑了,再加之彭彭好不容易才有的一次软语,熊梓淇顿时觉得人生都圆满了,慢慢的都是斗志。“好,彭彭你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记个脑洞

山花:狄仁白*魏将军
熊彭:仲堃仪*孟章
卫聂:卫庄*盖聂
磊河:萧炎*药尘
张子枫*吴映洁:林圆*夏冰

角色同人,架空背景,各组皆在同一时空。

人物关系:
*三国君主及属下:    
(天枢)孟章  仲堃仪(上大夫) 林圆(公主)
(乌坦)萧炎    药尘(丞相兼老师)
(江画)夏冰    魏将军(将军兼谋士)
*纵横派:
卫庄(师弟) 盖聂(师兄) 纵横出世,天下变!
*隐世智者:
狄仁白(第一智者)

相爱相杀:
卫庄:师兄,我们之间注定要不死不休!
盖聂:师弟,师傅对你说了什么?

惺惺相惜:
魏将军:狄仁白?你就是狼牙榜排行第二的狄仁白?
狄仁白:魏将军?那个狼牙榜排行第一的……?

师徒情深:
萧炎:药老?药老!药老~
药尘:你小子又有什么事啊?

误解如山:
孟章:仲卿,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
仲堃仪:愿王上一偿心愿,长乐未央!

日久生情:
夏冰:你既已嫁于我,我自会好好待你。
林圆:你不离,我不弃。

初始:魏喜孟,孟喜白,白喜夏,夏喜盖,盖喜卫,卫喜林,林喜仲,仲喜孟,师徒互相喜欢。

一场大战后,天下三分,各国君主都想一统天下,然三国势均力敌,互相牵制,且其中个人情愫自不可说。纵横出世,掌控局势,纵横唯二弟子纠缠不休。后魔族悄至,三国合力封印魔族,卫聂依旧不分胜负,故而此后天下三足鼎立,和平相处。

四象传说之青龙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神话背景
#孟章自述
#有些乱

“蹇宾哥哥,你又在看小齐哥哥的剑,你是想小齐哥哥了吗?”
“是啊。”
“可是你和小齐哥哥不是天天都见面吗?”
“章儿,你还小,不懂这种‘一刻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等你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之后,你就会体会到这种时时刻刻都想和对方在一起的心情了。”
“可是……”
“章儿,你小齐哥哥要下凡历劫了,我也要跟着下凡去了,以后你便跟着执明哥哥和陵光哥哥玩吧。”

“执明哥哥,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章儿问这个做甚?”
“蹇宾哥哥说我不懂喜欢为何物。”
“章儿,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你若喜欢一个人你会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而不求任何回报。章儿,我也要下凡历劫去了,你便跟着陵光吧。”

“陵光哥哥,我,我心悦你!”
“章儿,你还小,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陵光哥哥,我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我也愿意为你付出我有的一切东西,这不是真正的喜欢吗?”
“章儿,你对我只是单纯的依赖之情。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看到他就会有那种心中悸动的感觉,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开心幸福的,你会为了他做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改变。章儿,你摸着自己的心口,感觉一下有没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我……好像没有……”
“这就对了,章儿,你还不明白喜欢和爱,而且哥哥心中已有心悦之人,哥哥也要下凡历劫去了,以后这天宫中只有帝君哥哥陪着你了。”
“陵光哥哥,我也要下凡去。”
“章儿,哥哥不劝你,但你若执意要下凡去,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再睁开眼,我已在天枢国的宫殿之中,成为了天枢的王孟章,面对着一群自称为臣的人。
   “王上,恕臣无礼,但王上别忘了,您当初是如何坐上这王位的。”
   “苏上卿,你!”
   “王上,凌司空求见。”侍者匆匆进来通报。
   “让他进来。”甩袖转身,不想再看见苏瀚。
   “既然凌司空有事同王上商量,臣就先退下了,哼!”
    这人间的王真是难当,还要被臣子钳制威胁,不知道哥哥们当王上会不会有这种事情。
    “王上,您需要去学宫走走。”凌司空如是说。
    “也好,如今天枢朝堂上腐朽之气太重,是时候添一些新人进来了。”

     踏入学宫,听得一名士子在与旁人细述新政利弊,所言甚得我心,随夫子进屋,众人行礼,我看着那名侃侃而谈的士子,心中突然晕开了一圈波澜,静静地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只觉心神都被吸引了去,这就是陵光哥哥说的心里悸动的感觉吗?
    后来,我提拔他做了通事舍人,再后来又升为上大夫,我将自己所有的信任和能给他的都给予了他,不只因为他有才能,是我在如今的境况下可依靠的人,也因为我私心里,心悦于他。

   “王上,天玑连下我国五座城池。”
   天玑国?那不是蹇宾哥哥管理的国家吗?蹇宾哥哥为什么要攻打天枢?章儿不明白,蹇宾哥哥明明那么宠章儿,为什么这次偏生能狠下心来攻打天枢?
   “青龙神君,白虎神君他们到了历劫的时间,所以他们是被封了记忆和法力下凡去的,神君您时间还未到,此次下凡便只需封印您的法力即可。”是我忘了,哥哥他们没有在天宫中的记忆。

   再后来,钧天大乱,遖宿进攻中垣,天枢本就国力平平,权势又多被三大世家掌控,其余三国互相警惕怀疑,无人愿帮助我抵抗遖宿,不久,天枢就被遖宿攻下,遖宿王让我向他称臣,三大世家皆劝我答应这个条件。呵?称臣?这不叫过分,那什么才是过分?
   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我是天枢的王,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那万千子民要护,我不能看着我的子民们无辜惨死。
   我自知仲堃仪心里应是怨恨我的,在他说出“倘若王上愿放手一搏,微臣甘愿以命相随”后我更加的确定。我将自己的一封印信交于他,让他去北边,即使知道他恨我,我依旧要保住他。
   “微臣自认有济世之能,若不能为王上分忧,就只能另寻明主了。”他对我三叩首,然后带着印信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呵,我终于懂得了爱,可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甚至一点点的情分都没有。他那三叩首像在我的心上插了一把刀,血淋淋地痛着。仲卿……
即使痛,我也不后悔护他。
  
   仲堃仪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无力地撑着床榻慢慢倒下,闭上了眼睛。我这身子早已被三大世家下了毒,一日不如一日,而今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仲卿……”

   哥哥们,章儿,要先走一步了。
   陵光哥哥,你说得对,我后悔了。在这凡世十几载,我学会了隐忍,学会了责任,学会了爱。却也经历了被家人伤害、被心悦之人伤害、被信任之人背叛。陵光哥哥,章儿,真的后悔了,凡间一点都不好玩,章儿要回天宫去了……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身体再无生机……

后记:我终于回到了天宫,日日在那凡尘镜前看着我的哥哥们为了一统天下而自相残杀,看着他们和恋人的分分合合,看着陵光哥哥和裘振、公孙钤纠缠不休,看着仲堃仪设计搅乱天下风云。
   罢了罢了,我如何也无法阻止他们。
   “帝君哥哥,章儿想进入深眠期了,再醒来便是章儿龙角长出之时。”
   “章儿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
   “无事。帝君哥哥,天宫中有没有能让人忘却前尘的仙丹?章儿想要一颗。”
   “自是有的,一会儿哥哥便给你取一颗。章儿,凡间的事你若不想说,哥哥也不逼你,但是章儿,哥哥不希望你一直这样郁郁寡欢。”
   强自笑了笑,笑容颇为无力,“帝君哥哥,章儿知道了,章儿会的。对了,帝君哥哥,等蹇宾哥哥他们回来,你就对他们说我去云游八荒了,我不想他们恢复了记忆之后愧对于我。”
   “好,我知道了。”

   找到一个隐秘无人的地方,吞下忘尘丹,我进入了深眠。

   五百年后……
   “啦啦啦,章儿长出龙角了,章儿长大了。蹇宾哥哥,执明哥哥,小齐哥哥,还有这位红衣服的哥哥好。蹇宾哥哥,陵光哥哥呢?”
   “陵光下凡历劫去了。”
   “下凡?好像蛮好玩的,章儿也要下凡去玩!”
   看着眼前这个还和长出龙角前一样单纯天真的人,蹇宾和执明神情复杂地对视一眼。
   “章儿,你真的要去凡间吗?”
   “是啊,执明哥哥。”
   “章儿,你若是执意去了凡间,你也许会后悔的。”
   “蹇宾哥哥,章儿已经长大了,章儿会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负责的,既然章儿决定了,便不会后悔!”
   “……好。章儿,哥哥相信你!”

   “帝君哥哥,章儿要去凡间历劫了。”
   “好,你也到了历劫的时间了。”
   ……  ……

【穿越刺客列传】熊彭仲孟大四角(三)


    “替本王拟旨,彭昱畅乃我天枢国流离在外的大王子,今得已平安归来,即日起封为逸王爷,以示百姓。”
    “以后,你就是本王的王兄了,阿畅。”
    昭告百姓的文书一出,未出三日,全钧天都知道了逸王彭昱畅的存在,加之从宫里传出的各种八卦秘闻小道消息,众人也都知道了彭昱畅有通天之能,可窥天机,虽然并没人相信。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熊梓淇很是高兴,他没有想到,彭彭竟也来到了这里。这一高兴吧,心里就开始着急了,这一着急吧,就开始撺掇仲堃仪去学宫了。熊梓淇不知道他现在穿过来的时间点,但是无所谓,只要能见到彭彭。再者,让仲堃仪早日去往学宫求学,也是在帮助孟章,或许以后的剧情会有所改变也说不定。
     于是,仲堃仪每天能听八百遍熊梓淇的劝说。
    “堃仪,你如今家中的书籍已看完,不若去学宫求学吧。”
    “我一介布衣,想进入学宫求学一事应是不易。”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没事没事,学习不分贫贱富贵,那学宫世族子弟去得,你也去得,不用担心。所以,你就去学宫求学吧。”
    “你为何如此急于让我去学宫?”
    “因为我想你也带我去啊。这样,我便可以寻得我家娘子了。”
    “……”
    终于在熊梓淇的唐僧式念叨下,仲堃仪决定去学宫求学。和熊梓淇约定好第二日就去学宫求学后,熊梓淇开心地一旁发呆去了,仲堃仪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在院子里劈柴。

    彭昱畅虽被封为王爷,可孟章却没有给他提供府邸,故而彭昱畅依旧和孟章一起住在宫中。
    这日,孟章批完奏折后,拉着彭昱畅去到花园喝茶放松。两人面对面喝着茶,却心思各异。准确的说,是孟章盯着彭昱畅发呆,而彭昱畅低着头思考如何改变以后的剧情。
    乱世纷争,诸侯四起,天权天璇天枢均已自立为王,啟昆帝现在虽还是天下共主,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但按剧情发展,最终会死于天璇裘振之手,瑶光也会被天璇灭国,天玑称王,到时候这天下便会大乱。
    在这乱世,每个人都有野心,也都有心酸,各自的选择不同,最后的结果便不同。慕容离要复国,陵光、蹇宾和毓埥想成为天下霸主,执明是混吃等死型的,而孟章……
   “孟章,你想成为这天下的霸主吗?”
    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孟章张了张嘴,“我……”
    盯着孟章的眼睛,彭昱畅打断了孟章,“我要你如实告诉我,你,想不想成为这天下霸主?”
   “……”孟章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后,轻吐出一个字:“想。”
   “假如,我是说假如,这乱世之争,你会输,那你可愿隐世而居、不问世事?”
   “本王是天枢的王,即使不争,其他国家壮大之后,我天枢的日子也不一定能好过,为了天枢的子民,我要争,输了,对不起子民,我也不会苟活于世,我会与天枢共存亡。”
   “你说你,唉……你若是没有这雄心壮志,该多好,可是没有了雄心壮志,那便不是你了。算了,既然你想逐鹿天下,我便帮你好了。我明日要去学宫一趟,看看有没有可堪重用的士子。”即使早已了解孟章的性子,彭昱畅依旧感到惋惜。
   “……多谢...王兄。”
   “你不要叫我王兄,听着别扭,你还是叫我名字我比较习惯。”
   “好,阿畅。”
    翌日,熊梓淇和仲堃仪早早地起床 ,收拾好自己,便直奔学宫而去。
    彭昱畅在孟章去上朝后,就去了学宫之中。正与夫子说着话,只听得外面一阵吵闹。匆匆赶到门口,只见两名士子和一个布衣在理论,旁边一个与那名布衣长相很是相似的人低着头不说话。“嘿,我看你们两个是不知道你熊老师的厉害!”
    听着这话,彭昱畅一个没忍住笑了,看着专注说话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人,彭昱畅心情很好地喊了一声:“喂,熊梓茄!”
    熊梓淇说的正欢,冷不丁一声“熊梓茄”成功的让熊梓淇住了嘴,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熊梓淇顿时喜笑颜开,“彭彭,是你吗?”
   “是我,没想到你也来这里了啊。”
   “见过逸王爷。”其他人看见彭昱畅赶忙施礼。
    摆了摆手,让其余人起身后,彭昱畅走到熊梓淇面前,“你们刚刚在吵什么呢?我在学宫里面都能听到你们的吵闹声。”
    熊梓淇立即摆出一副委屈兮兮的表情,控诉道:“彭彭,你都不知道,他们欺负我和堃仪是平民百姓,不让我们进学宫求学,还骂我们不识好歹……”
   “好了好了,没事,有我在,别委屈了。”
   “彭彭,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好了,这里不是说这些话的地方。”拍了拍熊梓淇的肩膀,彭昱畅探头看向仲堃仪,然后问道:“你是仲堃仪?”
   “正是草民。”仲堃仪虽有些惊讶彭昱畅竟识得自己,依然礼数周全。
   “以后,你便在这学宫之中学习吧。”
   “多谢王爷。”
   安排了仲堃仪进入学宫,叮嘱了夫子几句,彭昱畅拉着熊梓淇走了。临走之前,熊梓淇告诉仲堃仪自己已找到自家娘子,正是逸王爷彭昱畅。听到这个信息的仲堃仪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等回过神,熊梓淇早已和彭昱畅走远了。
   “熊梓淇,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我打算帮孟章争这天下。”
   “好,彭彭想干什么,我都支持你。”
   “所以,我想把公孙钤挖过来。苏严现在进入学宫也还不到一年,也就是说公孙钤现在还是那没落世族的子弟,没有去往天璇朝堂。”
   “你这不是,对不起大峰吗?”
   “熊梓淇,你要知道,这里是刺客列传,他们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已不单单是我们几个扮演的角色,他们之间不是朋友,我也想他们能好好的和谐相处,可在这里明显不可能。陵光不是大峰,慕容离不是查杰,公孙钤也不是志伟哥,他们都不是我们。他们也不可能像我们一样,你知道吗?既然我答应了孟章会帮他,那必然就与其他国家形成了对立面,我们改变剧情,最好的结果就是四国联盟抵抗遖宿,形成制衡,否则,战争无法避免,原剧里的生离死别是一定会出现的。我现在只想天枢好好的,孟章好好的。即使无法争得这天下,也要有抗衡他国的能力。”
   “好……你放心吧,我会陪着你,彭彭。”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熊梓淇。”
   “嗯?彭彭?”
    彭昱畅笑着转身离开,徒留熊梓淇在原地满脸问号。半晌后委屈地跟上彭昱畅,彭彭不爱我了,竟然让我去忽悠公孙钤,彭彭~小葱~
    #############
     题外话:  不想剪视频了,好难啊……还是写文简单。

【穿越刺客列传】熊彭仲孟大四角(二)


    熊梓淇醒来的时候,已然天光大亮,而仲堃仪早在卯时一刻便已起了,在院内舞剑练功。
    刚睡醒的熊梓淇脑袋还有些懵,他悠悠地睁开眼睛,躺在床上,盯着视线正上方陌生的房梁构造出了神,一时间思绪千变万化:彭昱畅呢?我不是正在剧组和彭彭对戏吗?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不知道彭彭现在在哪儿,有没有为我突然的消失而伤心着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彭彭……
    放飞了一会儿思绪,熊梓淇终于慢慢收回了心神,这时才隐隐地听到了屋外有些响动。撑着床榻起身,将整间屋子环视了一圈之后,熊梓淇穿上放在了床榻一旁的自己晕倒前穿的拖鞋,踢踢踏踏地走出了屋子。
    站在屋门外,熊梓淇看见了正在院子里舞剑的人,看着那熟悉的衣服,还有一闪而过的熟悉的面容,熊梓淇知道,自己是来到刺客列传中的世界了,而自己面前这人正是自己演过的角色-仲堃仪。
    听到动静的仲堃仪顺势收了剑,转过身看向熊梓淇,“兄台你醒啦?你现在感觉如何?”说完惊觉不妥,连忙解释:“啊,昨日,在下见兄台晕倒在在下的门前,便没有经兄台同意将兄台置于我家休养,冒犯之处还请兄台见谅!”说着,仲堃仪双手放于身前欠身作揖。
    看眼前的情况,仲堃仪此时还尚未进入学宫学习,还是那番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模样,尚存了些单纯在心。收回了思绪,熊梓淇也学着仲堃仪的样子笑着回礼:“无妨。在下现在感觉很好,在下还要多谢兄台的相救之恩。”
    不在意地笑了笑,仲堃仪边拿起一旁磨盘上的书,边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对了,在下仲堃仪,还未请教兄台的名讳?”
    “哦,原来是仲兄,在下熊梓淇。”
    “原来是梓淇兄。已是饭点,在下准备了一些饭食,还望梓淇兄不嫌弃。梓淇兄,随在下来吧。”
    “多谢仲兄了。仲兄可唤在下梓淇,不必如此生疏。”
    “好,梓淇也可唤我堃仪。”
    回到房间放下佩剑与书籍,仲堃仪带着熊梓淇来到了厨房,将在锅里热着的饭菜端了出来放于那一方干净的小木桌上。
    在两人吃饭的时候,仲堃仪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一直的疑惑,“梓淇是从何而来?为何会晕倒在我家门前?还有,我不得不叹一句,梓淇的面容竟与我如此想像!”
    早已想好说辞的熊梓淇淡定地放下筷子,开始诉说自己的“悲惨”经历,“堃仪有所不知,我的家乡在钧天之外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已娶妻,我本与娘子两情相悦,日子过的很是幸福。可是一日我与娘子正在用膳之时,我的娘子他忽然就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到处找也找不到,后来有一天,娘子给我托梦,说他现在在钧天的天枢国,所以我便一路行来,想找到我家娘子。可是直到昨日,我身上的银两用尽,加之在这里水土不服,我便撑不住晕倒在了你家门前。”顿了顿,熊梓淇继续说,“说起来,你我面容确实很是相似,啊,这不正是表明了我和你有缘吗?”
    “也对,如此说来,你我很是有缘。梓淇既然现在身无分文,那便在我家住下吧,直到你找到你家娘子。我虽然是普通百姓,但正常的饭菜还是能够买得起的。”听了熊梓淇的“悲惨”经历,仲堃仪不由地同情心泛滥,心软了。 
    “恭敬不如从命,梓淇就多谢堃仪的仗义之举了。以后,就叨扰了。”此举正中熊梓淇下怀,便连推脱也无,熊梓淇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天枢王孟章的寝殿里。
    彭昱畅坐在一旁撑着侧脸看着孟章批阅奏折,看了一会儿,想起众朝臣看到自己跟在孟章后面的情形。
    尽管孟章向众人介绍自己是天玑的一位隐世贤者,亦通天机卦象,是窥探出了一些天道才应天意前来天枢辅佐君王,可自己和孟章相似的面容到底还是引起了朝臣的闲言,虽然最后,被孟章发怒压了下去,可是现在众臣坚信自己是孟章因体弱被一出生就送到天玑一术士处养身体的同胞兄弟。现在就连三大世家也相信了这种荒唐的说法。
    “哎,孟章?”彭昱畅想了想,坐直了身体开口唤孟章。
    “何事?”孟章放下手中的奏折看向彭昱畅。
    “你现在登基多久了?”
    “不到一年。”
    听到回答的彭昱畅愣了愣,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么早吗?
    “所以现在的钧天共主是啟昆帝吗?”
    “是,怎么?”
    “无事,只是为了更好地帮助你,我要了解一些信息而已。”
    “哦。”毫无怀疑,看着彭昱畅陷入了思考,孟章取过奏折继续批阅。一时间两人无话。
    “说起来,现在众人皆以为我与你是兄弟,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此,你这里有兄弟相助,总比孤家寡人好,三大世家就是想要对你做些什么也要考虑考虑还有一个从天玑回来背景不明的精通医理卦象的我。”
    再次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孟章的思绪,愣愣地抬头看向彭昱畅,只见彭昱畅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眼里尽是忧虑担心与真诚。不明白彭昱畅为什么会有那种忧虑担心的眼神,但孟章却知道,自己陷入了彭昱畅的真诚里。
    “也好……可本王,不愿与阿畅有那等血缘关系。”前半句孟章说的正常,沉默了一瞬才说出来的后半句呢喃,只有孟章自己能听到。

   ####################
题外话:昨天看了《美食告白季》熊老师的那一期,看完之后,我……???
     我想说:emmm,熊老师,你买小葱是放那欣赏的么?本来以为炒鸡蛋用的,结果全程只到最后将一把小葱切成两段,摆在盘子里,吃大葱,看小葱……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去买小葱?😂

【穿越刺客列传】熊彭仲孟大四角(一)

    送走了苏上卿,孟章长舒一口气,顿了一会儿,转身吩咐道:“来人,本王要沐浴。”
待宫人备好浴桶和洗澡水,孟章挥退了宫人,一个人泡在浴桶里闭目沉思,却在水雾缭绕中生出些许睡意。
    在孟章即将进入睡梦之时,只听“噗通”一声,一人从天而降落入了浴桶之中,溅起水花,将孟章猛地惊醒。
    “噗,咳咳咳……”彭昱畅从水里露出头来,双手无意识地随便挥了两下,待彭昱畅终于停下了咳嗽,孟章也已拿过衣物穿上,站在浴桶前,淡淡地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从天上掉入本王的寝殿?”孟章看着眼前这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人,虽疑惑此人的长相与自己一样,却到底没有问出来。
    上一秒还在和熊梓淇讨论接下来关于游泳比赛的一场戏,下一秒就莫名其妙地掉入了水里,彭昱畅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听到问话声,彭昱畅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问话者,这一看,彭昱畅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你是,孟章?”
    “确是本王。本王观你衣着并不像是我们钧天的百姓,更不是我们天枢的百姓,你如何得知本王名讳?你到底是谁?”
    “我是彭昱畅,”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彭昱畅猜测自己可能是穿越到了刺客列传中的世界,想了想自己当时出演《刺客列传》时拿到的剧本,彭昱畅道:“我是上天派来帮助你的人。”
    “是吗?本王如何得知你所言是真是假?你要本王如何信你?”孟章看着眼前人,再联想到此人是从天上掉落的,心里便已信了七八分,却还是存有警惕。
    “你刚刚也说了,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们现在应该还无人能够去往天上吧?既如此,我是从天上下来的,自然便是应天意前来辅助明君的,只是我这下来得有些急,弄错了方式,便直接掉到了你的,嗯,浴桶里面。”说着,彭昱畅开始有些脸红,虽说这是自己演过的角色,但到底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更别说是在这个世界,孟章更是与自己不同,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人,就这样掉入了别人的浴桶中,特别是那人正在泡澡,更加不妥当,心里多少也有些别扭。
    所幸孟章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背着手低头思考。一刻钟后,孟章看向已爬出浴桶正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的彭昱畅,道“好,如此,你以后便呆在本王身边,随王伴驾。今日已晚,你便在本王这寝殿住下,明日本王让宫人给你安排一间屋子出来。若有人问起你的来历,你便说是从天玑国来的术士,可好?”
    愣愣地听孟章讲完,彭昱畅答道:“好。”
    与此同时,天枢一普通百姓门前。
    仲堃仪从医馆里抓了些药急匆匆地往回赶,刚走到家门口,便看见一人晕倒在自家门前,此人衣着怪异,仲堃仪也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此人。
    只是见这人晕倒在自家门前,仲堃仪心有不忍,架着人回到了屋里,放到了床榻上,这才发现此人的面容和自己一模一样。强压下心中的疑惑,仲堃仪并没有叫醒他,在地上铺了一床被褥,吹熄了蜡烛,自己躺着休息了。

悄咪咪再来几张,🤐
自娱自乐玩上瘾了😷
本人已Feng
不知道打什么tag……就随便了……

???这和我想的怎么不一样?完全相反……

双生鬼王〔1〕

🍭🍬🍭看前预警:
  主:夜尊〔受〕*黑袍使(沈巍)〔攻〕   剧版设定
  自创tag“黑夜cp”,接受不了请勿点或屏蔽!
  OOC,原创情节,与剧情和原著偏离了十万八千里!想哪儿写哪儿系列……
   emmm……不知道谁会和我一样磕这对邪教cp(ಡωಡ) ,没人的话我就自娱自乐好了(づ ●─● )づ
   对不起小澜澜,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 ̄~)~

正文:
  哥哥,你等了他一万年,只因你们有约,那你可知,我也等了你一万年,你却为何一直不回头?
  哥哥,我希望你也能回头看一眼我,哪怕一眼也好。
                                                   ------夜尊

  偌大的地君殿中,夜尊斜倚在本该是地君才能坐的椅子上,银灰色的长发未束一髻铺展开来,直垂到地上。那位早已无实权的地君哆哆嗦嗦地跪在长长的屏风前,半晌,怯怯懦懦地开口道:“夜尊,您现在这样做是不对的,倘若您一意孤行,黑袍大人一定会惩治您的!”
  “哦?”淡漠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语调轻微上扬,带着一丝丝扭曲的兴奋,“若真如此,也好。这也算是哥哥注意到我了,对吧?”缥缈的声音在地君殿中绕了一圈,却让地君倍感压迫,冷汗不断地从鬓角流下。半晌后,夜尊复又低声道:“哥哥,赵云澜不是昆仑,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也只有你才会那么傻地守着那个约定,守着那个不是昆仑的赵云澜。哥哥,他早就不记得你了,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哥哥,哥哥……”
  尽管夜尊的声音轻的随时能随风消散,可地君依旧是听到了,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地君心里大为震动,他,他这是听到了什么?夜尊爱黑袍大人?这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对吧?对,这一定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夜尊和黑袍大人可是真真的双生亲兄弟啊!
  “来人,将地君带下去,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没等地君想明白,就听到了夜尊的命令,直到有人上前扣住他,地君才眼眸深沉地望了一眼屏风后的人影。
  “烛九!”习惯性地喊出烛九的名字,可等了半天也没人应答,夜尊这才反应过来烛九将自己也化作了能量的一部分早已被他吸收了。仰头叹了一口气,夜尊缓缓闭上眼睛,喃喃道:“哥哥,为了你,我已经损失了一名得力的心腹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头看看我呢?……哥哥……”
  此时,正在海星照顾失明的赵云澜的沈巍手上动作突然一顿,空着的左手缓缓抚上心脏的位置轻轻地按压了一下。
  “怎么了,黑老哥?”察觉到沈巍动作的赵云澜出声问道。
  “啊,没事。”慌乱地放下左手,敛起思绪,沈巍习惯性地笑了笑,随后想起赵云澜看不见,笑容倏地一收,面容沉了下来。
  将赵云澜送到特调处,沈巍以自己有课为由,匆匆地离开了特调处,看的特调处的众人一脸茫然。看着沈巍离开,大庆一下蹭到赵云澜身边,撞了撞赵云澜的肩,问道:“唉,赵处,你和沈教授吵架了?”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我看沈教授阴沉着一张脸,刚才还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急匆匆地走了,我还以为你们又吵架了。”
  “没有的事,唉,不是,你怎么这么闲?去去去,上班时间八卦,扣你小鱼干!”赵云澜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打发了大庆,无神的眼睛却凭着感觉盯向门口,想到刚刚沈巍有些不对劲的动静,赵云澜陷入了沉思。
  而急匆匆离开的沈巍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去上课,实际上他一上午都没课,而是直接回了地星。在地星转了一圈,一切如常,沈巍疑惑地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没什么思路。呆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想出来的沈巍最后看了一眼封印夜尊的地方,回到了海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