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吃小鱼干🐟

努力努力再努力!

悄咪咪再来几张,🤐
自娱自乐玩上瘾了😷
本人已Feng
不知道打什么tag……就随便了……

???这和我想的怎么不一样?完全相反……

双生鬼王〔1〕

🍭🍬🍭看前预警:
  主:夜尊〔受〕*黑袍使(沈巍)〔攻〕   剧版设定
  自创tag“黑夜cp”,接受不了请勿点或屏蔽!
  OOC,原创情节,与剧情和原著偏离了十万八千里!想哪儿写哪儿系列……
   emmm……不知道谁会和我一样磕这对邪教cp(ಡωಡ) ,没人的话我就自娱自乐好了(づ ●─● )づ
   对不起小澜澜,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 ̄~)~

正文:
  哥哥,你等了他一万年,只因你们有约,那你可知,我也等了你一万年,你却为何一直不回头?
  哥哥,我希望你也能回头看一眼我,哪怕一眼也好。
                                                   ------夜尊

  偌大的地君殿中,夜尊斜倚在本该是地君才能坐的椅子上,银灰色的长发未束一髻铺展开来,直垂到地上。那位早已无实权的地君哆哆嗦嗦地跪在长长的屏风前,半晌,怯怯懦懦地开口道:“夜尊,您现在这样做是不对的,倘若您一意孤行,黑袍大人一定会惩治您的!”
  “哦?”淡漠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语调轻微上扬,带着一丝丝扭曲的兴奋,“若真如此,也好。这也算是哥哥注意到我了,对吧?”缥缈的声音在地君殿中绕了一圈,却让地君倍感压迫,冷汗不断地从鬓角流下。半晌后,夜尊复又低声道:“哥哥,赵云澜不是昆仑,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也只有你才会那么傻地守着那个约定,守着那个不是昆仑的赵云澜。哥哥,他早就不记得你了,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哥哥,哥哥……”
  尽管夜尊的声音轻的随时能随风消散,可地君依旧是听到了,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地君心里大为震动,他,他这是听到了什么?夜尊爱黑袍大人?这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对吧?对,这一定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夜尊和黑袍大人可是真真的双生亲兄弟啊!
  “来人,将地君带下去,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没等地君想明白,就听到了夜尊的命令,直到有人上前扣住他,地君才眼眸深沉地望了一眼屏风后的人影。
  “烛九!”习惯性地喊出烛九的名字,可等了半天也没人应答,夜尊这才反应过来烛九将自己也化作了能量的一部分早已被他吸收了。仰头叹了一口气,夜尊缓缓闭上眼睛,喃喃道:“哥哥,为了你,我已经损失了一名得力的心腹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头看看我呢?……哥哥……”
  此时,正在海星照顾失明的赵云澜的沈巍手上动作突然一顿,空着的左手缓缓抚上心脏的位置轻轻地按压了一下。
  “怎么了,黑老哥?”察觉到沈巍动作的赵云澜出声问道。
  “啊,没事。”慌乱地放下左手,敛起思绪,沈巍习惯性地笑了笑,随后想起赵云澜看不见,笑容倏地一收,面容沉了下来。
  将赵云澜送到特调处,沈巍以自己有课为由,匆匆地离开了特调处,看的特调处的众人一脸茫然。看着沈巍离开,大庆一下蹭到赵云澜身边,撞了撞赵云澜的肩,问道:“唉,赵处,你和沈教授吵架了?”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我看沈教授阴沉着一张脸,刚才还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急匆匆地走了,我还以为你们又吵架了。”
  “没有的事,唉,不是,你怎么这么闲?去去去,上班时间八卦,扣你小鱼干!”赵云澜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打发了大庆,无神的眼睛却凭着感觉盯向门口,想到刚刚沈巍有些不对劲的动静,赵云澜陷入了沉思。
  而急匆匆离开的沈巍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去上课,实际上他一上午都没课,而是直接回了地星。在地星转了一圈,一切如常,沈巍疑惑地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没什么思路。呆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想出来的沈巍最后看了一眼封印夜尊的地方,回到了海星。
 

 

「辰兴」养成之哥哥你只能看着我〈3〉

    张艺兴14岁生日那天,张父如往常般带着他去了公司,但是这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张艺兴将正式接手公司,张父把公司作为礼物送给了张艺兴,接着当天下午,张父带着自己的妻子飞往澳洲定居,不再管国内事务,去过幸福的二人世界了。
    张艺兴刚刚接手公司,事务繁多,忙得团团转,想早早回家陪金钟大却无法脱身。即使有林莫宇的帮助和自己几年来随父亲一起到公司学习的经验,张艺兴依旧忙到了半夜11点才结束自己手头上的工作。结束了工作,张艺兴连忙赶回家。
    待回到家中,一片漆黑,张艺兴想着金钟大可能已经睡了,顺手打开灯,只见一个样子不怎么好看的水果蛋糕🍰静静地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环视一圈,张艺兴在沙发的一角发现了坐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靠着沙发睡着的金钟大。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走得近了,张艺兴才发现金钟大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轻叹一声,张艺兴温柔地拭去钟大脸上的泪痕,轻轻地抱起钟大,准备将他抱去卧室。不想却惊动了金钟大。“钟大,你醒了?”
    金钟大睡得很浅,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身体一阵失重,,好像有人抱起了自己,心里想着可能是哥哥回来了,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张艺兴抱着自己,金钟大双手环上张艺兴的脖子,死死地抱住,头还不断地往张艺兴的怀里拱。头发不断轻轻擦过张艺兴敏感的脖子,惹得张艺兴不断轻颤,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张艺兴笑着制止金钟大的行为。“钟大,别闹了,痒,好痒,别拱了钟大,一会儿把你摔下去了,钟大。”
    话落,金钟大果然不动了,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带着委屈和泣音,“哥哥一直不回来,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我好害怕哥哥会突然丢下我。”回想着自己开心地回到家中家里却空无一人的场景,等了好久,直到哥哥的生日只有一小时就过去了还没人回来,金钟大的眼泪再次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不会的,”张艺兴边回答边将钟大放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金钟大,“哥哥永远不会抛下钟大的。今天是因为我刚刚接手公司,事情有些多,所以回来得迟了。没有提前跟你说,是哥哥的错,哥哥给你道歉。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我,我原谅你,可是,爸爸妈妈呢?他们今天也没回来。”
    “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去向澳洲定居了,以后他们不会再管国内的事情,今天下午他们就走了。以后国内这个家就只剩下你和我相依为命了。钟大可以吗?如果钟大想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哥哥明天就给你订机票。”
    “不,”金钟大摇摇头,“我不要离开哥哥,我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好,钟大乖,以后哥哥罩着你!”张艺兴没忍住又捏了捏金钟大的脸,随即转身看着蛋糕。
    “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今天在甜品课上亲手为你做了这个蛋糕,不过好像做坏了。”见张艺兴盯着蛋糕,金钟大忙解释道。
    “嗯,谢谢钟大,我很喜欢。”张艺兴站起身摸了摸钟大的软发,“那,趁现在还没到12点,我们来吃蛋糕吧!”说着,张艺兴拿出蜡烛插在蛋糕上,点上,开始闭眼许愿。看着认真许愿的张艺兴,烛火在他的脸上投出一片浅浅的阴影,金钟大渐渐出了神。
    许完愿,吹灭蜡烛,张艺兴切开蛋糕自己先尝了一口,然后将一块蛋糕放在了钟大面前,“钟大也尝尝自己的手艺吧,真的很好吃哦!”
    金钟大回过神就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块蛋糕🍰,抬头只见张艺兴温柔地笑着看着自己,心跳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加快,“砰、砰、砰”一声声有的心跳声在自己耳边响起,倏地就红了脸。慌乱地低下头,金钟大答道:“嗯,好。”
    吃完蛋糕,张艺兴将剩下的蛋糕放于冰箱之中,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东西,然后抱着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金钟大回到卧室休息。

无聊产物,自娱自乐!!!

表情争宠战
欧阳靖内心OS:你们到底在玩森么?为森么没人告诉我?艺脸浩奇~

我、喜欢你啊〔上〕

#本文CP: 易烊千玺*张艺兴

    “你还在寻找什么,是否已丢失太多。这里每一种答案,都不适于你和我。你还在寻找什么……”
    铃声响起,正在作画的人停下了笔,拿过手机。
    〔喂,阿姨好〕
    〔喂,艺兴啊,你现在忙不忙?阿姨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
    〔我现在不忙,阿姨,是什么事?〕
    〔嗯……你现在方便去千千的学校吗?他的班主任刚给我打电话说千千在学校里和同学打架了,让我去处理,但是现在我和你叔叔都在国外,没法去,所以想问问你现在能不能去帮忙处理一下?〕
    〔好的,阿姨,我现在就过去。〕
    〔真是太谢谢你了,艺兴。〕

    挂断电话,张艺兴放下手中的画笔,随意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取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便匆忙出了门。
急匆匆地赶到学校,找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班主任的允许后,张艺兴推开了门。只见易烊千玺弯曲着一条腿斜斜站在办公桌前,虽低着头,却是一幅不耐烦的神情,脸上一片瘀青。班主任低着头写文案,倒也没注意易烊千玺吊儿郎当的站姿。
    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张艺兴上前去与班主任沟通。

    〔你好,王老师,我是易烊千玺的哥哥,张艺兴。叔叔阿姨现在国外,所以我来代替他们处理关于千玺打架的这件事情。〕
    〔你好,张先生,易先生刚在电话中提到了你。我是易烊千玺同学的班主任,很高兴认识你,请坐!〕
    〔谢谢,请问千玺他打架,这件事的具体的一些过程和缘由可以告诉我吗?〕
    〔啊,正准备跟您说。是这样的,易烊千玺同学在今天下午第三节体育课上,和同班的另一名男同学为了一个女生打架了,据现场同学的说法,女同学喜欢易烊千玺,而另一名男同学喜欢那位女同学,所以内心不服气就上前挑衅,最后两人就打了起来。……〕
    听着事情的经过,张艺兴看向易烊千玺,他还是那样无所谓的态度,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先生,打架行为是违反校纪校规的行为,而且他们打架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女同学,这也属于早恋行为,对学生学业会有很大影响。这在同学间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家长可以配合学校处理这件事。鉴于易烊千玺同学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错误,而且认错态度良好,您现在就可以带他回去了。不过,回家后,我们希望您和易烊千玺同学好好地沟通交流,对他进行进行思想教育,以后不要再发生今天这种事情。〕
    〔好的,老师,我回去后会好好教育他的。〕

    易烊千玺偷偷盯着张艺兴的嘴唇发呆,不知不觉入了神,脑海里只剩下了张艺兴那微厚带着小窝的不断开合的唇。
    “千玺,千玺?你想什么呢?回家了!”张艺兴疑惑地看着易烊千玺,这孩子想什么呢,怎么发起呆来了?就这样还能态度良好的认错?恐怕是人在心不在吧……
    “嗯?哦,好。老师再见!”易烊千玺回过神,压下满脑子的那些旖旎的想法,面色如常地应了声。

Lay兴双病娇

   『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Lay温柔地注视着张艺兴,仿佛没看见张艺兴手里的枪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既然这样,那么,哥哥,把你交给我好不好?你的身体,你的生命,你的灵魂,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声音,你一切的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张艺兴举着枪的手在颤抖,说话的声音很轻,充满了病态的爱意,同时声音也在颤抖,不知是因为即将大仇得报的激动,还是内心的爱与恨纠结不舍。
   『好,只要是你想要的,哥哥都会给你。兴儿,即使知道你恨我,想杀了我,可是你现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动作,这样……撒娇的语调,还是让我无法拒绝你,我也不会拒绝你。在哥哥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会向哥哥撒娇要糖吃、很依赖哥哥的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兴儿。你想要的,哥哥的一切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兴儿,我爱你。只要你记得,哥哥很爱很爱你,爱到恨不得将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我的骨血里,永远不分离,就好。』Lay温柔地笑着,向着张艺兴一步一步地走来,直到胸膛撞上枪口。
   张艺兴快要拿不住枪了,对Lay病态的爱和要为父母报仇的恨在脑海里不断交替,令张艺兴快要崩溃。他直直地看着Lay的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将落未落。『我该怎么办?Lay哥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办?』
   猛地打掉张艺兴手中的枪,Lay一把捞过陷入崩溃状态的张艺兴,狠狠地吻上他的唇。
   “嗯唔……嗯,哥,哥哥!”被突如其来的吻惊醒的张艺兴很快又被Lay吻到失神。
   在张艺兴失神之际,Lay取过一副手铐,将张艺兴拷在了床头,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因为自己而陷入情欲的表情和迷蒙的双眼,Lay唇角微勾,用自己无人能逃过的催眠能力,再次对张艺兴进行催眠,这次,他要让张艺兴的记忆里只有他一个人,“兴儿,你真美!我爱你!忘掉以前的一切吧!兴儿,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一直都是。你没有父母,从小都是和哥哥相依为命。除了哥哥,其他的人都是坏人,他们都想伤害你,只有哥哥会一直对你好。哥哥爱你,你也爱哥哥,很爱很爱!来,兴儿乖,回应哥哥。我爱你。”
   “唔,哥哥,兴儿,兴儿也爱你!很爱很爱你!哥哥,哥哥……嗯啊……”
   夜,还很长……

#记脑洞

强行拉郎版  《男神执事团》

出演者      配对剧中角色      身份
张艺兴         天娜        血族继承人

欧阳靖        Mr.Time       十二执事之一
张若昀          杰        十二执事之一
郑业成        羽早川      十二执事之一
吴磊         小德古拉     十二执事之一
李荣浩        林先生      十二执事之一
易烊千玺       基兰       十二执事之一
华晨宇     华生(花生酥) 十二执事之一
刘昊然         伊索       十二执事之一
朱正廷        阿萨辛      十二执事之一
李易峰        权教授      十二执事之一
井柏然         卫恩       十二执事之一
白敬亭         索隆       十二执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