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吃小鱼干🐟

努力努力再努力!

成全 (下)

一个人的成全
好过三个人的纠结

到底是
谁成全了谁

**――·――·――·――·――**
         虽然成员们费尽心思地阻止张艺兴见到朴灿烈,但是朴灿烈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将一个人出来锻炼的张艺兴拐到了宿舍楼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咖啡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张艺兴垂眸慢慢地搅拌着加了好几块方糖的卡布奇诺,静静地听着朴灿烈的解释和告白话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朴灿烈终于停了下来,张艺兴停下了搅拌咖啡的手,抬眸看着他,“说完了?解释完了?”
        朴灿烈愣愣地点头,“是,艺兴哥,你……”
      “好,”张艺兴点点头,打断了朴灿烈,站起身,端起杯子将那杯早已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一会儿还有约。”
       “艺兴哥,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和边伯贤早已经断了联系!”
        张艺兴顿了顿,回头,“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的,我最恨的就是背叛! 对了,谢谢你今天的咖啡,很好喝!”
        朴灿烈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看着张艺兴的背影一点一点地消失。许久,猛地喝尽杯中的咖啡,带着满嘴苦味和满心苦涩离开了咖啡馆。
        张艺兴走出咖啡馆,抬头看了看阳光,笑了笑,“呵,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很适合和钟大去逛街呢!”

***――·――·――·――·――·――***

      “钟大,你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去逛街约会吧~”张艺兴扒拉开金钟大手中的书,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金钟大。金钟大的猫咪嘴弯了弯,“好,兴兴哥~”
     “什么?!艺兴哥,你又和钟大哥出去?不公平!你和钟大哥都约会多少次了?我们都才只有两次而已~”金钟仁和吴世勋顿时炸毛。
       金钟大故作无奈地摊手,“唉,谁让我是正宫呢?”
       张艺兴扭头无奈地劝道:“好啦好啦~我和钟大已经一个月都没有两个人出去约会了,我和你们这个月都出去过了,乖啊,下次我和你们出去啊~”
     “好吧~”吴世勋和金钟仁嘟嘟嘴,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两人尽情地享受着这紧凑行程中来之不易的闲暇时光。金钟大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甜蜜涌上心间。

      “兴兴哥?”感觉到身旁的人突然顿住了脚步,金钟大疑惑地抬头,却在看到对面一米处的人时猛地僵住了身体。扭头看向张艺兴,张艺兴只定定地看着边伯贤,眼里是金钟大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张艺兴和边伯贤静静地看着对方,仿佛时间停驻一般,金钟大越发感觉不自在,总觉得自己像多余的。低头默默地想将自己的手从张艺兴手中抽出,却不料,张艺兴松松放开了他的手,下一瞬,猛然握得更紧,并且双手交握的姿势变成了十指相扣。
       金钟大惊讶地抬头看着张艺兴,张艺兴转过头看着他,眉眼弯弯,柔声问道:“钟大,你刚刚是不是说想吃甜点?我记得你最爱吃的那家店就在前面转弯处,我们去吃甜点吧!走吧~”说着,张艺兴牵着金钟大从边伯贤身边擦肩而过。

       边伯贤看着张艺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声音艰涩地开口:“艺兴……”可是刚鼓起勇气叫出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名字,张艺兴却如陌生人般牵着金钟大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他眼里的那份温柔与深情再也不是对着自己。
      呆呆地站在那里,周围人来人往,不知道站了多久,边伯贤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看着手上的泪渍,边伯贤轻轻地自言自语:“我是哭了吗?  呵,为什么要哭呢?这都是你自找的啊,是你自己当初要选择面包的,现在有什么可哭的呢?”
       抹掉泪水,边伯贤回头再看了一眼张艺兴和金钟大消失的拐角处,然后没入人流。
***――·――·――·――·――·――***
       后来啊,朴灿烈倒是一心扑在了公司上,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的。边伯贤渐渐地转型到了幕后,当起了制作人。张艺兴和其他六个人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团队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行程,但是每年还会有几个月的时间进行团体巡回演唱会。

       这一场感情的迷局,最终是说不清究竟是谁成全了谁……

* * *――*――*――*――*――*――* * *
      “钟大,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就我们两个人哦~”
      “艺兴(哥),你太不公平啦!为什么你这么偏心钟大(哥)?我们也要和你看电影约会!”
      “哦,谁让我是正宫呢?…… 好的吖,兴兴哥,我们这就走吧~”
      “金钟大(钟大哥)!!!”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