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吃小鱼干🐟

努力努力再努力!

『开兴』喜欢的邻居哥哥是ALpha怎么办〈完〉

     金钟仁很不开心,撅着嘴生闷气。今天是高考结束的日子,可是,兴哥哥都没给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已经三年了!!!兴哥哥一上大学就忘了妮妮了吗?三年里不但没回过家,连电话都很少打过来,每次自己兴冲冲地打过去,都是说不到两句那边就挂了电话!兴哥哥是在大学有了别的Omega了吗?兴哥哥,说好的等我长大呢?
    想着想着,金钟仁不由得觉得委屈,高考刚结束的开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这样,顶着委屈伤心,金钟仁决定一周之后去张艺兴所在的城市去找他。兴哥哥是我的!金钟仁默默握起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

    虽然金钟仁想的很好,但是金父金母是怎么都不同意。笑话,自家孩子自己知道是什么样子。就这样放金钟仁一个人出去,别说找张艺兴了,自己可能还没出省就丢了自己,跟着人贩子走了。金钟仁这些年一直被张艺兴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性子也就很是单纯,容易上当受骗。
    就这样,金钟仁想去找张艺兴的想法就落空了。

    今天是出高考成绩的日子,金钟仁一大早起来,兴冲冲地查了成绩,比较了一下,嗯,可以考上兴哥哥所在的学校了。金钟仁表示很满意。
    将母亲出差前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金钟仁边吃着早饭,边喜滋滋地想着将这个消息告诉兴哥哥后兴哥哥的反应。
    吃着吃着,金钟仁感觉有点不对,空气里好像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奶香味。再深吸一口空气,仔细辨认了一下,空气里确实是有一股极淡极淡的奶香味。稍微收拾了餐桌,金钟仁出门循着奶香味向着散发香味的源头走去。

    越走近,那奶香味就越重,但是却甜而不腻。金钟仁能感觉得到,这奶香味让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忍着反应,金钟仁愣愣的站在张艺兴家门口,看着开了一条缝的门。难道,是兴哥哥?
    “唔嗯~”屋子里传来的呻吟惊醒了发愣中的金钟仁,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金钟仁确定那就是兴哥哥,于是边喊着“兴哥哥”,边激动的推开门。
    “你回……”声音隐没在金钟仁开门后的三秒钟。这到底是怎样一副诱人的画面啊!只见张艺兴无力地半靠着玄关处的墙壁,因为发情期的缘故,张艺兴解开了白色衬衫的两颗扣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粉色的脖颈,双颊艳若桃李、媚眼如丝、双眼迷蒙着一层水汽,牙齿轻咬嘴唇,一副清纯却又性感的样子,诱人犯罪。
    金钟仁搭在门把上的手不自觉的动了动,悄悄咽口口水,体内的咸涩海风味的信息素疯狂地冲出身体,和张艺兴的奶香味信息素纠缠在了一起。兴奋的小钟仁悄悄立起的身子暂时的拉回了金钟仁一丝丝的理智,很快便又陷入了眼前的美景当中。

    听到动静的张艺兴勉强保持着清醒,抬头看向门口,待看清门口站着的那人是金钟仁后,无力地笑了笑,“是、妮妮来了啊!”
    张艺兴的声音终于拉回了金钟仁的理智。回过神来的金钟仁有些无措,慌忙蹲下身去扶张艺兴。“哼嗯~”接触到金钟仁的身体,张艺兴舒服地不由地哼唧了一声。
    “兴哥哥,你怎么了?”金钟仁终于慌乱的开口询问。强忍着想要得到更多的欲望,张艺兴断断续续地回答道“我的、发、情期、提、提前到了,我没、带、抑制剂。”
    “那,那怎么办啊,兴哥哥?我家也没有抑制剂啊”金钟仁急得都快哭了。
    “钟仁,你、喜欢哥哥吗?”
    “嗯,喜欢,很喜欢很喜欢!”金钟仁忙不迭地点头。
    “钟仁,哥哥也喜欢你!关上门,去卧室,你可以标记我,帮我度过发情期。”
    “这……”
    “哥哥是自愿的,哥哥喜欢你。今天这个就当作给你高考考了好成绩的奖励。”
    稍微想了一下,金钟仁遵从心的想法,关上了门,将张艺兴抱到了卧室。

    压在张艺兴身上,金钟仁感觉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不太确定地叫了一声“兴哥哥?”。张艺兴直接搂着金钟仁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唇,和一句撒娇式的话语“钟仁,你快点,进来~”。得到肯定后,金钟仁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叫醒了张艺兴,睁开眼,反应了半天,张艺兴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轻轻拿开打在自己腰间的手,张艺兴想要悄悄起床做早餐。不料,手的主人似有所觉,反而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张艺兴无奈地转身,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满脸委屈盯着他的金钟仁。
    “兴哥哥,你竟然是Omega!”
    “嗯,是。”
    “那兴哥哥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的身体状况有些特殊,我的性别自分化开始就一直在Alpha和Omega中变化,直到今年才稳定下来,不再变化。也正是这个原因,我这三年才没有回过家,我一直在找让性别稳定的方法,而且,我知道你是Alpha,所以我一直想要稳定在Omega。这是我稳定之后的第一个暑假,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我就回来了。没想到稳定后的第一次发情期提前到了,就把我困在了家里,昨天幸好你来了。”
    “兴哥哥,我喜欢你!”听着张艺兴的解释,金钟仁将人越抱越紧,后来将头埋在张艺兴的脖颈中,出声告白。
    “嗯,我也💘՞你՞!好了,可以放我去做早餐了吗?嗯?”

❤️💕“兴哥哥,我们交往吧!”
💕💖“好!”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