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吃小鱼干🐟

努力努力再努力!

Lay兴双病娇

   『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Lay温柔地注视着张艺兴,仿佛没看见张艺兴手里的枪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既然这样,那么,哥哥,把你交给我好不好?你的身体,你的生命,你的灵魂,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声音,你一切的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张艺兴举着枪的手在颤抖,说话的声音很轻,充满了病态的爱意,同时声音也在颤抖,不知是因为即将大仇得报的激动,还是内心的爱与恨纠结不舍。
   『好,只要是你想要的,哥哥都会给你。兴儿,即使知道你恨我,想杀了我,可是你现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动作,这样……撒娇的语调,还是让我无法拒绝你,我也不会拒绝你。在哥哥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会向哥哥撒娇要糖吃、很依赖哥哥的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兴儿。你想要的,哥哥的一切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兴儿,我爱你。只要你记得,哥哥很爱很爱你,爱到恨不得将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我的骨血里,永远不分离,就好。』Lay温柔地笑着,向着张艺兴一步一步地走来,直到胸膛撞上枪口。
   张艺兴快要拿不住枪了,对Lay病态的爱和要为父母报仇的恨在脑海里不断交替,令张艺兴快要崩溃。他直直地看着Lay的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将落未落。『我该怎么办?Lay哥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办?』
   猛地打掉张艺兴手中的枪,Lay一把捞过陷入崩溃状态的张艺兴,狠狠地吻上他的唇。
   “嗯唔……嗯,哥,哥哥!”被突如其来的吻惊醒的张艺兴很快又被Lay吻到失神。
   在张艺兴失神之际,Lay取过一副手铐,将张艺兴拷在了床头,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因为自己而陷入情欲的表情和迷蒙的双眼,Lay唇角微勾,用自己无人能逃过的催眠能力,再次对张艺兴进行催眠,这次,他要让张艺兴的记忆里只有他一个人,“兴儿,你真美!我爱你!忘掉以前的一切吧!兴儿,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一直都是。你没有父母,从小都是和哥哥相依为命。除了哥哥,其他的人都是坏人,他们都想伤害你,只有哥哥会一直对你好。哥哥爱你,你也爱哥哥,很爱很爱!来,兴儿乖,回应哥哥。我爱你。”
   “唔,哥哥,兴儿,兴儿也爱你!很爱很爱你!哥哥,哥哥……嗯啊……”
   夜,还很长……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