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遇

更新不定,随缘……

「辰兴」养成之哥哥你只能看着我〈3〉

    张艺兴14岁生日那天,张父如往常般带着他去了公司,但是这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张艺兴将正式接手公司,张父把公司作为礼物送给了张艺兴,接着当天下午,张父带着自己的妻子飞往澳洲定居,不再管国内事务,去过幸福的二人世界了。
    张艺兴刚刚接手公司,事务繁多,忙得团团转,想早早回家陪金钟大却无法脱身。即使有林莫宇的帮助和自己几年来随父亲一起到公司学习的经验,张艺兴依旧忙到了半夜11点才结束自己手头上的工作。结束了工作,张艺兴连忙赶回家。
    待回到家中,一片漆黑,张艺兴想着金钟大可能已经睡了,顺手打开灯,只见一个样子不怎么好看的水果蛋糕🍰静静地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环视一圈,张艺兴在沙发的一角发现了坐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靠着沙发睡着的金钟大。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走得近了,张艺兴才发现金钟大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轻叹一声,张艺兴温柔地拭去钟大脸上的泪痕,轻轻地抱起钟大,准备将他抱去卧室。不想却惊动了金钟大。“钟大,你醒了?”
    金钟大睡得很浅,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身体一阵失重,,好像有人抱起了自己,心里想着可能是哥哥回来了,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张艺兴抱着自己,金钟大双手环上张艺兴的脖子,死死地抱住,头还不断地往张艺兴的怀里拱。头发不断轻轻擦过张艺兴敏感的脖子,惹得张艺兴不断轻颤,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张艺兴笑着制止金钟大的行为。“钟大,别闹了,痒,好痒,别拱了钟大,一会儿把你摔下去了,钟大。”
    话落,金钟大果然不动了,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带着委屈和泣音,“哥哥一直不回来,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我好害怕哥哥会突然丢下我。”回想着自己开心地回到家中家里却空无一人的场景,等了好久,直到哥哥的生日只有一小时就过去了还没人回来,金钟大的眼泪再次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不会的,”张艺兴边回答边将钟大放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金钟大,“哥哥永远不会抛下钟大的。今天是因为我刚刚接手公司,事情有些多,所以回来得迟了。没有提前跟你说,是哥哥的错,哥哥给你道歉。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我,我原谅你,可是,爸爸妈妈呢?他们今天也没回来。”
    “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去向澳洲定居了,以后他们不会再管国内的事情,今天下午他们就走了。以后国内这个家就只剩下你和我相依为命了。钟大可以吗?如果钟大想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哥哥明天就给你订机票。”
    “不,”金钟大摇摇头,“我不要离开哥哥,我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好,钟大乖,以后哥哥罩着你!”张艺兴没忍住又捏了捏金钟大的脸,随即转身看着蛋糕。
    “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今天在甜品课上亲手为你做了这个蛋糕,不过好像做坏了。”见张艺兴盯着蛋糕,金钟大忙解释道。
    “嗯,谢谢钟大,我很喜欢。”张艺兴站起身摸了摸钟大的软发,“那,趁现在还没到12点,我们来吃蛋糕吧!”说着,张艺兴拿出蜡烛插在蛋糕上,点上,开始闭眼许愿。看着认真许愿的张艺兴,烛火在他的脸上投出一片浅浅的阴影,金钟大渐渐出了神。
    许完愿,吹灭蜡烛,张艺兴切开蛋糕自己先尝了一口,然后将一块蛋糕放在了钟大面前,“钟大也尝尝自己的手艺吧,真的很好吃哦!”
    金钟大回过神就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块蛋糕🍰,抬头只见张艺兴温柔地笑着看着自己,心跳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加快,“砰、砰、砰”一声声有的心跳声在自己耳边响起,倏地就红了脸。慌乱地低下头,金钟大答道:“嗯,好。”
    吃完蛋糕,张艺兴将剩下的蛋糕放于冰箱之中,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东西,然后抱着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金钟大回到卧室休息。

『辰兴』养成之哥哥你只能看着我<2>

           张父虽然答应了张艺兴领养金钟大,但是却有一个条件。

        “我可以答应你领养那个男孩,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也只有这一个条件。那个男孩领养回来之后,我只提供抚养他的资金,而他的生活、学习甚至是以后的工作等等的一切我都不会去管,领养回来后他的一切就由你全权负责。我可以把林莫宇借给你。”

         张艺兴思考了一瞬,随即抬头眼眸坚定,
       “好!”

          金钟大被接进了张府,成为了张家的一份子。张父开了一次记者会正式向外界散发了这个消息,并且举办了一场商业晚宴,向各界名流介绍了金钟大。
          张父张母对金钟大都很好,但是金钟大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却渐渐感觉到了真正管他生活学习各方面的人是张艺兴。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这样真的很好啊,自己有了父母,有了哥哥,有了亲人。他贪恋这样的家庭氛围,而且哥哥对自己真的很好很宠溺啊!只要爸爸妈妈和哥哥不把自己再送回到孤儿院就好了,不要再让自己是一个人就好了!

          张艺兴开始把金钟大的卧室安排在了自己的房间隔壁,都在二楼,不过一个房间在楼梯口左边,一个在楼梯口右边。
         金钟大一直都很乖很听话,没什么需要让人特别操心的事。在一个雷雨夏夜,张艺兴迎来了第一件需要操心照顾的事。
         
          夏天多雷雨,一个电闪雷鸣的夏夜,张艺兴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学习公司管理相关事项,听闻雷声,张艺兴起身走到窗前,关上窗户,拉好窗帘,然后打开床头台灯,刚上床坐好,拿起书本打开,还没有看一眼,就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了一声尖叫。
         张艺兴急忙翻身下床,打开房门,跑向隔壁房间,期间鞋子都忘了穿。
         在金钟大房门前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张艺兴索性直接扭动门把手,幸好门没有反锁,一拧门就开了。
        走进房间,一片黑暗,只有闪电出现带来的隐隐的光亮。张艺兴打开灯,就看到金钟大坐在床中间,双手捂耳,头埋在膝盖中间蜷缩成了一团。
        轻轻走近金钟大,张艺兴才发现金钟大在发抖,而且隐隐有小声的啜泣声。
        爬上床,张艺兴面对金钟大跪坐在床上,环住金钟大,轻轻拍着金钟大的背,柔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不怕了,哥哥在这里,钟大不怕,哥哥在这里,没事了没事了,哥哥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好了,没事了……”
         感受到怀里的人渐渐停止了颤抖,张艺兴放开了金钟大,轻轻抬起怀里人儿的下巴,拭去泪痕。
       “钟大,你以后和我一起睡吧,以后你的卧房就和我在一间。”
       “嗯,好,谢谢兴兴哥。”

         牵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金钟大,张艺兴关上房门,带着金钟大回到自己的房间。哄着金钟大睡着后,张艺兴关掉大灯,亮起床头台灯,继续学习。
        有张艺兴在身边陪着,金钟大这一夜睡得格外安稳,再没有被雷声吓醒过。

成全 (上)

*剧情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我为你付出的青春那么多年
只换来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潇洒和冒险
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手机里无限循环着这首“成全”,张艺兴颓废地坐在地上,靠着床尾,蜷缩成了一团,隐隐有啜泣声传出。

   “伯贤,你真的不要我了么?为什么?伯贤,为什么不要我了?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够好,才会让你跟着灿烈走了?伯贤……  ……”

    张艺兴将脸埋在了双膝之间,脑海里不断翻滚着的是边伯贤提出分手然后头也不回地跟着朴灿烈离开的画面。

    今天是张艺兴回韩国的时间,在中国工作了两个月,这次因为即将开始的团体巡回演唱会张艺兴推掉了中国的行程,回到了韩国。

    想到即将要和男朋友见面了,张艺兴的心中既激动又紧张,已经两个月没见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我……心怀着甜蜜的张艺兴没有告诉成员自己回来的消息,自己一个人悄悄地回到了宿舍,打算给边伯贤一个惊喜,只是刚刚打开宿舍门,张艺兴就僵在了门外,连同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宿舍客厅里只有两个人,但是客厅里的画面刺得张艺兴心脏绞疼,手上提的包落在了地上也不自知。 
    那是伯贤和灿烈在接吻,是那种真正的吻,不是平常团里那种玩闹似的。两人吻的投入,没听见开锁的声音,直到张艺兴的包落在了地上,才惊醒了二人。

    边伯贤和朴灿烈猛地回头,这才看见站在门口的张艺兴。朴灿烈开始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眼神飘忽地看向厨房方向。边伯贤身体瞬间僵硬,挤不出笑容,只生涩地开口:“艺兴哥,你回来了。”朴灿烈收回视线,看着张艺兴,眼睛里情绪复杂,半晌,笑了笑,开口招呼道:“是艺兴哥回来了啊。”

    张艺兴从进门开始就死死地盯着边伯贤,眼里是打转将落的泪水,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轻声道:“伯贤,你们是在玩是不是?告诉我,你们只是在玩,不是我想的那样,对不对?”
    边伯贤看着张艺兴,沉默不语。朴灿烈对着边伯贤说:“伯贤,你和艺兴哥说清楚,我在外面等你。”然后朴灿烈越过张艺兴,到宿舍外面的一个花坛边等着。

    张艺兴慢慢走到边伯贤面前,看着他,等待一个解释,可是这个解释却是在张艺兴的心上再插了一刀。

  “艺兴哥,”边伯贤开口了,“我们分手吧!我已经和灿烈在一起了。艺兴哥,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没关系,但你打骂完后我们就正式分手,你也不用找灿烈,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上了灿烈,不喜欢你了。”
   “我不要听这些,我要听真正的原因。”
   “因为灿烈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他可以让我有更好的前程,而你不行。”

    “伯贤,前程,真的,比我还重要吗?”

    “艺兴哥,”边伯贤缓缓吸了一口气,“面包永远比爱情重要,爱情在面包面前一文不值!”
说完这句话,边伯贤绕过张艺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徒留张艺兴一个人在原地愣愣地不知所措。

   “伯贤……”张艺兴靠在床尾,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边伯贤离开前的那句“面包永远比爱情重要,爱情在面包面前一文不值!”

   “吱吖~”门被推开了,一个人悄悄地走到张艺兴面前蹲下,然后轻轻抱住了伤心欲绝的张艺兴,声音轻柔地开口了:“兴兴哥,没关系的,哥还有我,钟大会一直陪在哥的身边的。”
    金俊勉站在门外,安静地看着相拥着的两人,从下午回到宿舍看到的那幕开始,他就知道了所有事情,钟仁当时气愤地不行,当场就想去找边伯贤和朴灿烈,但被大哥拉住了。现在有钟大陪着艺兴,艺兴应该会好一点。

    当初成员们都对张艺兴有想法,但边伯贤是第一个告白的,所以张艺兴在几个人里面选择了边伯贤。看着他们两个都很幸福,成员们都暗自压下了自己的情愫,衷心地祝福他们,如今这种情况谁都没有想到,但是其他成员们对边伯贤和朴灿烈是又恨又感谢,恨他们两个伤了张艺兴的心,同时有感谢他们两个给自己创造了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张艺兴终于停止了哭泣,金俊勉看着张艺兴和金钟大,默默地转身离开。

  “钟大,我决定了,我要回中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可能就没法参加团体活动了,对不起。只是我想回中国冷静一段时间。”
  “好,哥想什么时候走?”
  “就明天吧,抱歉,钟大,这次的巡回演唱会我要缺席了。”
  “没关系的,兴兴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们也没有公司,到时候我给俊勉哥说一声就好了,兴兴哥你就安心地在中国做你想做的事吧。”
  “谢谢你,钟大。”

     第二天一大早,成员们没有等到表现自己的机会,就发觉张艺兴的房间空了,什么都没有了,边伯贤和朴灿烈搬出了宿舍,宿舍里就只剩下了六个人,金钟大给众人解释了一下,金俊勉点点头,算是知道了情况。成员们也只是沉默。

    接下来还有演唱会,团体也没散,和边伯贤和朴灿烈见面的时间还有很多,成员们都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愤怒和不满,如常进行行程。

『辰兴』养成之哥哥你只能看着我<1>

     *情节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星辰娱乐是 X国最大的娱乐公司,是X国娱乐产业的领头羊,同时星辰娱乐是一个家族企业,公司核心坐落于C市,而张艺兴的父亲就是现任公司总裁。      
     张艺兴作为星辰娱乐的唯一继承人,从能说话开始就受到各种教育,培养他成为一名优秀领导者的各种品质与能力。      
     张父同时作为一名有名的慈善家,除了经常向各种公益组织、公益项目捐款,也会亲自去一些养老院、孤儿院等地方去做志愿者。 听说C市新开了一所天使孤儿院,张父带着七岁的张艺兴第一时间就去送爱心,孩子们围着张艺兴和他的父亲领礼物的领礼物,玩闹的玩闹,只有一个孩子静静地坐在角落的一架秋千上,低垂着头,既不像其他孩子们那样过来领礼物,也不和其他孩子一起玩闹,仿佛与世隔绝。
     张艺兴帮着父亲发完了礼物,看了看开心地四散玩耍的孩子们,看着看着,目光突然停驻在了一个角落,张父顺着艺兴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一个低垂着头的男孩子。
     “爸爸,那个小男孩好像没有来拿礼物。”   
      张父拿起身边最后一个书包,递给张艺兴,然后语气温和地问艺兴:“那你愿不愿意把这个礼物亲自拿去送给他?”
      张艺兴仰着头看向父亲,接过书包,然后点了点头,“嗯,我愿意。”
      走到那个小男孩身旁,张艺兴坐到了旁边的另一架秋千上,扭头看向男孩,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语气轻快地开口道:“嗨喽,你好啊!我是张艺兴,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交个朋友吧!”
      小男孩抬头看了下拍自己胳膊的人,原来也是一个小孩子,小男孩复又低下头,然后带着点鼻音的闷闷的声音从下面传了出来;“金钟大,我叫金钟大。”
      小男孩抬头的那一刻,张艺兴才看清了他的长相,这个叫金钟大的男孩子长的很精致、很漂亮,他还有着像猫咪一样自然上翘的嘴角,看起来又可爱又萌。这样想着,张艺兴不由地露出了两个酒窝。
      “你刚刚没有去拿礼物,所以我是来给你送礼物来了。不过我看你一直一个人坐在这儿,也没有去和其他人一起玩,嗯……你一个人在这里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
      “没有……”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或许会好受一点,我也可以想办法帮你啊。”
      “真的没什么,我……我只是……想有个爸爸妈妈而已,可是 ……没有人喜欢我。看着他们一个一个都有了爸爸妈妈,而我一次又一次地没人选,我真的这么不好吗?我很坏吗?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呢?”
       张艺兴安静地听着,他虽然有着开心幸福的家庭,但在父亲的教育培养下,也知道这些没有父母的孩子内心会有些敏感而脆弱,容易受伤,作为一个仅七岁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钟大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我只是想有爸爸妈妈而已啊,我会很乖的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金钟大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了张艺兴。张艺兴看着脸上两行清泪、眼睛中透露出又期待又绝望的复杂情绪的金钟大,心里某个地方突然狠狠地一疼。
    “爸爸妈妈,我今天在孤儿院认识了一个小男孩,我想让爸爸妈妈领养他。咱们家应该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吧。”这是张艺兴回到家后说的第一句话。张父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向张艺兴,“是今天秋千上的那个孩子吗?”
      “是。爸爸,我们领养他吧。我想要个弟弟了。”
      “你知道我们家一直都是单传。”
      “我知道,爸爸,可以为我破一次例吗?就这一次!”
      “给我个其他理由。”
      “我觉得将来我肯定需要一个帮衬着打理公司事物的人,而这个人如果和我是家人,但又没有血缘关系,就不用担心他会抢我总裁的位置,而且领养了他,我们家就是于他有恩,他也会更衷心。”
      “这是你的真话吗?”
      “……”
      “你能保证将来一定能领导住他吗?”
      “……”
      “万一将来他和你抢家业怎么办?”
      “……不会的,我保证能领导住他!”最后一句张艺兴说的坚定。
       张父看着张艺兴沉思了很久,张母默默叹了口气,劝道:“兴儿想要那便领养一个吧,我们要相信兴儿,而且多一个孩子和兴儿做伴也是好事。”“好吧,下周六去办领养手续。”张父最终还是同意了张艺兴。